女医生被网络暴力逼到自杀:键盘侠杀人只用了短 ...

 作者:厍喃     |      日期:2019-03-05 07:18:07
繁�w中文 FROM北美留学生日报 8月25日,四川德阳 “妈,我出去一下,2分钟就上来”安医生和她妈妈说完这句话,就找不到人了随后,家人、朋友、同事收到了她的告别短信 2小时后,家人在车内发现了她,但为时已晚,安医生经抢救无效身亡 由于不堪网络暴力,安医生自杀了 (图源:视频截图) 这一悲剧的发生,只因在泳池的一个冲突 5天前,安医生在泳池内游泳时,被一个13岁的男孩子碰到,然后双方各自游走 随后,小孩看了安医生一眼并做鬼脸紧接着,安医生的老公游过来将小孩按在水里,并扇了小孩一个耳光,整个过程大概2秒 (图源:视频截图) 双方起了争执,泳池的工作人员报警 据安医生的朋友向媒体透露了打人的真正的原因―― 两个小男孩摸了安医生的屁股,她当时很生气,希望小孩向她道歉,但是男孩没有道歉,对安女士吐口水、做鬼脸,还有一些侮辱性的动作 (图源:视频截图) 安女士的丈夫看不下去了,就上去护住自己的老婆,教训了孩子一番,并说了他们几句 (图源:视频截图) 随后两个小男孩喊来父母,父母喊人在洗手间打了安女士(安医生朋友口述,未证实) 第二天一早,小孩的父母带着人去安女士所在的医院,和她丈夫所在的单位闹事,希望单位开除他们 张医生透露,孩子的父母当着病人的面,说:“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当医生吗不要找他们看病了” (图源:视频截图) 警方在未给出处理结果,孩子的父母把在泳池的视频放到网络上 (图源:视频截图) 随后,一场盛大的网络暴力狂欢开始了 所有人都在咒骂安医生和她丈夫,短短五天事件,一个优秀的儿科医生、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网络暴力杀死了 夏天人们去泳池游泳,人多难免会发生碰撞,泳池纠纷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但是,安医生的事件在口口相传中,已经不是泳池纠纷这么简单了 用键盘杀掉一个人需要几个步骤只需要两个 第一步,媒体大肆渲染报道 在警察还没有搞清状况之前,媒体们已经在网络上传播视频了 微博@一手video 发布了泳池视频,很快获得了大量的转发和评论 (图源:微博) 微博@德阳爆料王 转发了这条视频,标题是“疑因妻子游泳时被撞到,男子竟在游泳池按着小孩打” (图源:微博) 虽然标题使用了“疑似”,但报道中却都是“一男子冲过去把小孩朝水里按”、“打了耳光”、“推搡孩子的同学”等字眼,让人看了就生气 23日,微博@澎湃视频 发布了这条视频,获得大量关注 (图源:微博)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媒体转发了这条视频 25日,安医生自杀了 面对如此反转,作为传播者,他们一夜之间默默的删除了微博 但是已经晚了,在巨大的粉丝数量前,泼出去的水,根本收不回来了 第二步,键盘侠们集体“执法” 纽约纪实作家Jon Ronson在他出版的新书《话说你被当众羞辱》(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里说―― “我想,当羞辱以远距离遥控的无人轰炸机的方式进行,就没人需要去考虑众口铄金这件事了” 一段不明真相的视频,让无数键盘侠们拿起了利刃,杀人不见血 网友举起大刀大肆传播、要求人肉搜索: 并且散播着大量恶毒的言论: 泳池人那么多,小孩碰你一下怎么了 十多岁的孩子,你跟他一般见识! 这么牛,你买个私家泳池不就没人碰你老婆了 就这种素质,根本不配做医生! 人肉!人肉他们! 畜生,他们都该死! 随后,女医生所在的医院被公开,她的丈夫也被扒出公务员的身份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夹杂着一片谩骂声 最后,女医生选择了死亡作为最后的武器,用自杀捍卫自己的清白 短短五天,网络暴力就杀死了一个人 媒体删除了消息,键盘侠们关上屏幕一切又恢复如新,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故事结束了,人群也散去了 下一个点火的目标又是什么他们在重新寻找着 死者最大 当一个人绝望的用死亡去捍卫自己的清白的时候,人们缄默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舆论开始反转女医生死了,谁来为女医生的死负责任 泳池内小孩一家成为了“杀人凶手” (图源网络  图文无关) 13岁的小男孩被网友叫做“小畜生”、“小流氓”、“小崽子”,全家上下老小都被骂了个遍 小男孩被人肉,姓名和学校信息被放到网络上 家人的电话、姓名、身份证、微博也都被扒出来 (图源:微博) 在这些谩骂和诅咒中,小男孩成为了“未来的强奸犯”,父母成为了“恶魔的庇护者” 只有把这家人逼死,才能平息“正义的网友”的心头之愤 (图源:微博) 网民的不原谅,导致了女医生的悲剧,现在这家人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把这一家人也逼死了,这些人就能闭嘴了吗 网络暴力从来没有停止过 仔细观察周围,发现网络暴力无处不在 今天一条热搜:热播剧《延禧攻略》女主吴谨言耍大牌,立刻引来众多键盘侠 他们不在乎事实如何,而是直接攻击演员吴谨言的长相 (图源:微博) 甚至,剧中“顺嫔”扮演者张嘉倪因“人物太坏”而遭到恶骂 (图源:微博) 网络暴力能杀死一个普通人,也能杀死一个理应习惯各种舆论的公众人物 它能轻易杀死一个成年人,也同样能轻易杀死一个无辜孩童 美国一名13岁的女孩梅根受体重超重的困扰,尝试在网络上结交朋友,却遭网友的恶毒辱骂,最后小女孩家里用皮带上吊自杀 (图源:horror) 澳大利亚一名14岁少女模特艾米,长期遭受网络暴力一些陌生人无缘无故对她谩骂、恶意诅咒 (图源:facebook) 小女孩不堪忍受网络的恶言恶语,年纪轻轻便选择了自杀 网络暴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我们无从体会,德阳女医生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让她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被别人的闲言碎语杀死呢 南非记者凯文・卡特于1993年在苏丹拍下了一张照片《饥饿的苏丹》,并获得了1994年的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 (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 这张照片刊登在《纽约时报》后,无数人谴责卡特残忍:为什么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没有放下相机去救小女孩 2个月后,凯文・卡特选择了自杀 他留下了一张纸条―― “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曾以为,只要足够强大,闲言碎语就永远伤不到自己 但在这个键盘杀人的时代,当你的生活全部陷入困境,当你的所有家人都因为你的过失蒙羞,当全世界喊着你快去死的时候, 真的只要足够强大就好了吗 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当起了执法者 当键盘侠们的众多舆论,变成了绝对的话语权 还有多少人会因为网络暴力而死去呢 键盘侠们永远不懂,站在巨大的舆论背后的人,究竟面临怎样的痛苦、需要多大的勇气 网络暴力仅用了5天就杀死了德阳女医生,但还有更多看不见人在默默承受着网络暴力 真正的黑暗是无法被看见的,真正的痛苦是发不出声音的 在一个无辜的人因为网络暴力死去,那些键盘侠们却觉得与自己无关时, 希望你们早点闭嘴吧 FROM北美留学生日报 8月25日,四川德阳 “妈,我出去一下,2分钟就上来”安医生和她妈妈说完这句话,就找不到人了随后,家人、朋友、同事收到了她的告别短信 2小时后,家人在车内发现了她,但为时已晚,安医生经抢救无效身亡 由于不堪网络暴力,安医生自杀了 (图源:视频截图) 这一悲剧的发生,只因在泳池的一个冲突 5天前,安医生在泳池内游泳时,被一个13岁的男孩子碰到,然后双方各自游走 随后,小孩看了安医生一眼并做鬼脸紧接着,安医生的老公游过来将小孩按在水里,并扇了小孩一个耳光,整个过程大概2秒 (图源:视频截图) 双方起了争执,泳池的工作人员报警 据安医生的朋友向媒体透露了打人的真正的原因―― 两个小男孩摸了安医生的屁股,她当时很生气,希望小孩向她道歉,但是男孩没有道歉,对安女士吐口水、做鬼脸,还有一些侮辱性的动作 (图源:视频截图) 安女士的丈夫看不下去了,就上去护住自己的老婆,教训了孩子一番,并说了他们几句 (图源:视频截图) 随后两个小男孩喊来父母,父母喊人在洗手间打了安女士(安医生朋友口述,未证实) 第二天一早,小孩的父母带着人去安女士所在的医院,和她丈夫所在的单位闹事,希望单位开除他们 张医生透露,孩子的父母当着病人的面,说:“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当医生吗不要找他们看病了” (图源:视频截图) 警方在未给出处理结果,孩子的父母把在泳池的视频放到网络上 (图源:视频截图) 随后,一场盛大的网络暴力狂欢开始了 所有人都在咒骂安医生和她丈夫,短短五天事件,一个优秀的儿科医生、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网络暴力杀死了 夏天人们去泳池游泳,人多难免会发生碰撞,泳池纠纷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但是,安医生的事件在口口相传中,已经不是泳池纠纷这么简单了 用键盘杀掉一个人需要几个步骤只需要两个 第一步,媒体大肆渲染报道 在警察还没有搞清状况之前,媒体们已经在网络上传播视频了 微博@一手video 发布了泳池视频,很快获得了大量的转发和评论 (图源:微博) 微博@德阳爆料王 转发了这条视频,标题是“疑因妻子游泳时被撞到,男子竟在游泳池按着小孩打” (图源:微博) 虽然标题使用了“疑似”,但报道中却都是“一男子冲过去把小孩朝水里按”、“打了耳光”、“推搡孩子的同学”等字眼,让人看了就生气 23日,微博@澎湃视频 发布了这条视频,获得大量关注 (图源:微博)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媒体转发了这条视频 25日,安医生自杀了 面对如此反转,作为传播者,他们一夜之间默默的删除了微博 但是已经晚了,在巨大的粉丝数量前,泼出去的水,根本收不回来了 第二步,键盘侠们集体“执法” 纽约纪实作家Jon Ronson在他出版的新书《话说你被当众羞辱》(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里说―― “我想,当羞辱以远距离遥控的无人轰炸机的方式进行,就没人需要去考虑众口铄金这件事了” 一段不明真相的视频,让无数键盘侠们拿起了利刃,杀人不见血 网友举起大刀大肆传播、要求人肉搜索: 并且散播着大量恶毒的言论: 泳池人那么多,小孩碰你一下怎么了 十多岁的孩子,你跟他一般见识! 这么牛,你买个私家泳池不就没人碰你老婆了 就这种素质,根本不配做医生! 人肉!人肉他们! 畜生,他们都该死! 随后,女医生所在的医院被公开,她的丈夫也被扒出公务员的身份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夹杂着一片谩骂声 最后,女医生选择了死亡作为最后的武器,用自杀捍卫自己的清白 短短五天,网络暴力就杀死了一个人 媒体删除了消息,键盘侠们关上屏幕一切又恢复如新,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故事结束了,人群也散去了 下一个点火的目标又是什么他们在重新寻找着 死者最大 当一个人绝望的用死亡去捍卫自己的清白的时候,人们缄默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舆论开始反转女医生死了,谁来为女医生的死负责任 泳池内小孩一家成为了“杀人凶手” (图源网络  图文无关) 13岁的小男孩被网友叫做“小畜生”、“小流氓”、“小崽子”,全家上下老小都被骂了个遍 小男孩被人肉,姓名和学校信息被放到网络上 家人的电话、姓名、身份证、微博也都被扒出来 (图源:微博) 在这些谩骂和诅咒中,小男孩成为了“未来的强奸犯”,父母成为了“恶魔的庇护者” 只有把这家人逼死,才能平息“正义的网友”的心头之愤 (图源:微博) 网民的不原谅,导致了女医生的悲剧,现在这家人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把这一家人也逼死了,这些人就能闭嘴了吗 网络暴力从来没有停止过 仔细观察周围,发现网络暴力无处不在 今天一条热搜:热播剧《延禧攻略》女主吴谨言耍大牌,立刻引来众多键盘侠 他们不在乎事实如何,而是直接攻击演员吴谨言的长相 (图源:微博) 甚至,剧中“顺嫔”扮演者张嘉倪因“人物太坏”而遭到恶骂 (图源:微博) 网络暴力能杀死一个普通人,也能杀死一个理应习惯各种舆论的公众人物 它能轻易杀死一个成年人,也同样能轻易杀死一个无辜孩童 美国一名13岁的女孩梅根受体重超重的困扰,尝试在网络上结交朋友,却遭网友的恶毒辱骂,最后小女孩家里用皮带上吊自杀 (图源:horror) 澳大利亚一名14岁少女模特艾米,长期遭受网络暴力一些陌生人无缘无故对她谩骂、恶意诅咒 (图源:facebook) 小女孩不堪忍受网络的恶言恶语,年纪轻轻便选择了自杀 网络暴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我们无从体会,德阳女医生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让她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被别人的闲言碎语杀死呢 南非记者凯文・卡特于1993年在苏丹拍下了一张照片《饥饿的苏丹》,并获得了1994年的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 (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 这张照片刊登在《纽约时报》后,无数人谴责卡特残忍:为什么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没有放下相机去救小女孩 2个月后,凯文・卡特选择了自杀 他留下了一张纸条―― “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曾以为,只要足够强大,闲言碎语就永远伤不到自己 但在这个键盘杀人的时代,当你的生活全部陷入困境,当你的所有家人都因为你的过失蒙羞,当全世界喊着你快去死的时候, 真的只要足够强大就好了吗 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当起了执法者 当键盘侠们的众多舆论,变成了绝对的话语权 还有多少人会因为网络暴力而死去呢 键盘侠们永远不懂,站在巨大的舆论背后的人,究竟面临怎样的痛苦、需要多大的勇气 网络暴力仅用了5天就杀死了德阳女医生,但还有更多看不见人在默默承受着网络暴力 真正的黑暗是无法被看见的,真正的痛苦是发不出声音的 在一个无辜的人因为网络暴力死去,那些键盘侠们却觉得与自己无关时, 希望你们早点闭嘴吧 也想不通如果只是网上攻击,实际没有受到攻击就根本不要去管,当这些言论并不存在就是了何必要走绝路呢 也想不通如果只是网上攻击,实际没有受到攻击就根本不要去管,